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ku酷游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ku酷游一场活化县域基层社会组织的试验

  ku酷游在大众固有印象里,我国每年慈善捐赠资源大部分来源于东部经济发达地区,自然会像水流一样,从经济高地流向欠发达的中西部地区。而据调查显示,从接收捐赠资金的实际情况来看,东部是中部的5.5倍,是西部的2.8倍,大部分慈善资源“取之于东部,用之于东部”。

  究其原因,嗷嗷待哺的中西部“公益之花”,其承接雨露的花茎却极其纤弱,社会组织的发育不全成为三次分配中资源向其倾斜的关键瓶颈。尤其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基层社会组织,其承接落地慈善捐赠的能力更为有限。

  2022年,一场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联合中国乡村发展基金会发起的“活水计划——县域基层社会组织赋能行动”(以下简称“乡村振兴活水计划”)应运而生。通过互联网平台赋能,“乡村振兴活水计划”不仅为欠发达地区引入资源“活水”,也为基层公益组织注入新生活力,公益不再是资源简单地从发达地区漫灌进欠发达地区,而是在县域单元中通过激活社会组织,播撒下公益种子并精心浇灌呵护其蓬勃生长。

  “乡村振兴活水计划”聚焦160个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截至目前已实施涵盖特殊困难群体关爱、乡村产业发展等领域的公益项目200余个,通过腾讯公益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累计募款达1.78亿元,带动267万余人次爱心支持,有力帮扶全国10个省(区、市)的上百万困难群众。

  这一场活化基层社会组织的试验正在被更多人“看见”,作为社会组织参与乡村振兴的有益探索,在去年入选“第四届全球减贫案例征集活动”最佳案例。“试验田”里的“高产”能否转变成“大田”里的“丰收”?记者带着这一疑问深入调查,以期剖析“活水”的来龙去脉。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可成立十年的甘肃宕昌县人间有爱志愿者协会面临的却是“十年搬过五次家”的窘境,并且还是一个没有全职工作人员、没有自己的品牌项目、没有可持续筹资渠道的“三无”组织。直到2022年加入“乡村振兴活水计划”,协会才拥有了3人小团队和窗明几净的固定办公地,负责人崔苏英兴奋地说:“终于看上去像一个正经单位了!”

  其实,对于县域基层社会组织来说,这种困境并不鲜见。调查显示,进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衔接过渡期,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和脱贫县县域基层社会组织在机构专业化建设、提供服务水平和资源动员能力等方面仍存在明显不足,52.55%没有专业队伍、70%没有稳定项目、50%以上年接受捐赠在30万元以下。

  中西部地区的公益土壤先天“贫瘠”,几乎所有脱贫地区的社会组织和机构都面临着生长期的“卡脖旱”,首要的现实问题是如何“活下来”。

  “乡村振兴活水计划”就如一场“及时雨”。2020年,中国乡村发展基金会在腾讯的支持下发起“活水计划”;2022年4月,又与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联合发起“乡村振兴活水计划”赋能行动,通过强能力、抓项目、聚资源、扩影响的模式,探索系统解决县域基层社会组织存在的资金有限、人才匮乏、能力不足等共性问题。2022年,在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的支持下,经过审核加入“乡村振兴活水计划”的每一个基层社会组织,获得的非限定性项目启动资金20万元。

  “这个资金首先是解决机构专职人员和机构工作经费的问题ku酷游。缺少专业化的核心团队做支撑,再有效的赋能项目也没有载体,再好再多的资源也无法落地。”中国乡村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颜志涛告诉记者,目前,150余个项目县社会组织普遍招聘3名左右的专职工作人员,基本实现了由业余兼职向专责专岗转变。

  为了让有热情的基层公益人更专业,针对县域基层社会组织运营能力不足的突出问题,中国乡村发展基金会对于每个新加入的基层社会组织,都会提供能力提升、项目设计、资源引入和品牌宣传的全方位支持。项目还成立了专门的陪伴督导团队,一对一跟进,全流程提升社会组织项目设计、运营和管理能力,给欠发达县域基层社会组织打造一支扎根本地的规范化专业化队伍。

  “乡村振兴活水计划”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什么?云南泸水市康德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毫不迟疑地说是“希望”!由于缺乏资源支持,机构长期面临朝不保夕的状态,基层社工的公益热情和信念也面临着消磨殆尽的风险。而“乡村振兴活水计划”不仅给予团队一定的经济基础和踏实谋发展的安全感,更重要的是重新点燃了基层公益人心中的希望,给了他们坚守公益热土的信心。

  “为什么我是女孩?”“为什么女生会来月经?”“我感觉自己没有什么朋友”……地处云南省西北部高山峡谷的贡山县,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较低的文化水平等因素,这里的青少年缺乏专业的青春期健康教育及家庭心理支持,青春期的困惑和好奇在女孩们的内心堆积,甚至陷入自卑、厌学、早恋早婚早孕的困境。

  2022年9月,在“乡村振兴活水计划”的支持下,贡山县润泽社工中心发起了“守花护蕾计划”公益项目,开设青春期健康课堂,发放个人基础卫生健康包、女生青春期健康包,帮助贡山县青春期的女孩们化解成长中的阵痛,迎接山花烂漫的时节。

  有了专业的人ku酷游,基层社会组织才有了灵魂,能够“活下来”;而有了一个真正解决百姓困难的好项目,基层社会组织才能真正扎下根,能够“活起来”。

  “乡村振兴活水计划”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帮助县域基层社会组织打造1-2个具有较大社会影响力的公益品牌项目,在实战中提升综合能力。颜志涛说,“只有有了自己的公益品牌项目,才能更好地引入外界帮扶资源。”

  目前,很多县域社会组织还基本停留在“做好人好事”的阶段,活动也往往缺乏连续性,难以形成品牌项目。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北极星义工协会在加入“乡村振兴活水计划”前,已在本地开展了很多公益活动,内容涵盖助残、助学、助老、环境保护等方方面面,但始终没有清晰的业务方向,不仅分散了组织的精力和资源,也导致服务内容和质量不够专业和精准,存在“热情有余,专业不足”的问题。经过“乡村振兴活水计划”赋能体系的支持,北极星义工协会逐渐聚焦本地乡村困境女性群体的问题和需求,设计了“鄂伦春妇女自强计划”品牌公益项目,从身心健康、技能培训和生产农具支持3个方面帮助乡村妇女通过自立自强的方式脱离困境ku酷游。

  “乡村振兴活水计划”聚焦“产业发展、乡村建设、乡村治理、社会事业”进行专业项目设计、运作,目前已支持150余个项目县推出解决百姓难事、服务乡村振兴的公益品牌项目200多个,涵盖困难群体关爱、困难家庭教育就业、农村人居环境改善、乡村产业发展、搬迁社区安置服务等内容。

  基层社会组织是社会资源链接的重要枢纽,能够以精细化、差异化的方式为政府兜底性、普惠性民生帮扶工作提供有效补充。

  “县域基层社会组织扎根一线,是公益领域最接近一线需求的‘毛细血管’,更了解当地紧迫的民生需求,能够在当地及时有效开展服务,为需要关爱的特殊人群多撑起‘一把伞’。”颜志涛认为,县域里需要帮扶救助的主要分布在乡村,继续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扎实推进乡村全面振兴,县域基层社会组织的重要性将更为凸显。

  遥想当年湖南发洪水,热衷公益的年轻人张琼为了给灾区捐款,特地跑到离家几公里以外的邮局,“记得那个接收捐赠地址很长,写了好久才填好。”

  如今已是湖北恩施宣恩县义工协会发起人的张琼,针对当地易地搬迁安置社区陷入困境的孩子,发起“阿尼阿兹伴飞1+N成长计划”,为孩子成长提供陪伴支持。如今捐款再不用那么麻烦了,只需到腾讯公益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选择为“阿尼阿兹伴飞1+N”项目“捐一笔”,就可以和“张琼们”一起做公益了。

  慈善资源匮乏是长期以来制约基层社会组织发展的主要原因。据《县域社会组织互联网筹款模式研究》调查显示,74.26%的县域社会组织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缺乏稳定的资金来源。互联网募捐平台无疑是一种新型、高效而有创造性的捐赠形式,不仅让捐赠更便捷,也摆脱了地域等限制,让公益温度触手可及。

  “县域社会组织的每一个人都在接触互联网,用微信沟通包括支付,但1/3以上的组织从未尝试过互联网筹款。”颜志涛说,“乡村振兴活水计划”的核心是集聚资源的活水,然而互联网公益在基层社会组织中还未完全普及。

  “别说组织互联网筹款活动了,以前我们协会都没几个人知道‘99公益日’是什么。”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春晖公益协会专职会长杨前州说。但加入“乡村振兴活水计划”后,他们通过腾讯公益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交出了2020年55万元、2021年74万元、2022年225万元的筹款成绩单。

  爱心活水是如何抵达这个曾被称为贵州脱贫攻坚“硬骨头”和“最短板”的地方?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张海若介绍,“乡村振兴活水计划”重在搭建一个社会力量参与乡村振兴的互联网公益平台,依托腾讯公益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的平台优势、技术优势、流量优势,开展常态性和集中性相结合的系列专场募款活动。运用“一起捐”“小红花”等数字工具,以“99公益日”“活水计划乡村振兴专场公益日活动”等作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活动抓手,将县域内外普通人的爱心善举通过互联网汇聚起来,与立足本地的公益需求进行匹配对接,助力实现精准公益、透明公益、人人公益。

  2022年,加入“乡村振兴活水计划”的项目县中,近六成首次开展互联网筹款,并更加重视运用微信视频号等新媒体平台进行传播动员。2022-2023年,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联合中国乡村发展基金会开展两场“活水计划乡村振兴专场”,募集善款8163万元,带动213万人次参与。

  “‘乡村振兴活水计划’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运用互联网技术对基层社会组织进行赋能,逐步推动建设政府机构、帮扶部门、社会组织、爱心企业、社会个人等,多点发力、各方出力、共同给力的乡村振兴新生态,打通发达地区资源向欠发达地区输送的渠道,实现欠发达地区自我发展、自我关注,努力形成社会组织助力乡村全面振兴的长效机制。”腾讯公司副总裁刘勇表示。

  “乡村振兴活水计划”本质上是一场“传帮带”的赋能行动,发挥好全国性社会组织在链接社会资源、研发项目和开展能力建设方面的丰富经验,帮扶县域基层社会组织发展壮大,在县域公益发展、互联网公益下沉、乡村善治创新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通过平台链接为县域公益开启新局面。目前,我国公益慈善开始向县域下沉ku酷游。对于处在发展初级阶段的县域基层社会组织而言,加入“乡村振兴活水计划”这一全国性项目,并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中国乡村发展基金会提供平台资源链接,可以有效提升项目县政府对其的重视支持力度,助力其迈好县域公益社会化动员的第一步。通过做活动、搭网络、建品牌“三板斧”,可以有力促进县域基层社会组织向着专业化、规范化方向发展,有助于形成“公益在身边,及时可感知”的县域公益新局面。

  通过“数字工具应用+线下专场活动组织”为互联网公益下沉开辟新领域ku酷游。传统公益因为存在慈善需求与资源对接分散低效、公益慈善服务区域发展战略力度不够等问题,使得在面对这种细分的慈善需求时往往无从下手。乡村振兴“乡村振兴活水计划”的显著特点是运用互联网数字技术对县域社会组织赋能,通过在腾讯公益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搭建公益项目发布枢纽,以“99公益日”“乡村振兴专场”等为线下活动抓手,广泛动员县域内外的爱心力量,将普通人的爱心善举通过互联网一点一滴汇聚起来,与本地困难群众需求进行精准对接,实现精准公益、透明公益和人人公益。

  通过深入挖掘本地公益资源为乡村善治开拓新思路。我国传统文化一直强调“德治”在乡村治理中的作用,以引导、教化、感染的方式,达到“润物无声,风化于成”的效果。“乡村振兴活水计划”对县域基层社会组织赋能,以“线上传播+线下动员”的方式来营造县域公益氛围,鼓励倡导实施“需求本土化、资源本土化”动员策略,大力发展县域内捐赠,改变农民长期以来处于单项接受爱心帮扶的局面,促进形成“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慈善文化氛围。以贵州纳雍县爱心纳雍公益联合会为例,其90%的项目筹款就来自本县,为乡村善治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大众固有印象里,我国每年慈善捐赠资源大部分来源于东部经济发达地区,自然会像水流一样,从经济高地流向欠发达的中西部地区。